不常出没的老年人 (`・ω・´)
相方@桃子

开了个平时唠嗑花痴用的子博,来找我玩(๑>︶<)و

食事:

请便。

1

红豆沙冰红豆沙

*翔润

门帘被掀开的时候正六点,居酒屋的咕咕钟探头探脑让人心烦意乱。两位小先生咀嚼红豆沙冰,腮帮被冰镇至酸麻,觉得像含了一嘴普鲁卡因。等待凝固了时间,如果愿意他们可以安稳地待到世界末日,就当这里永远不打烊。搞笑艺人的综艺三百六十五天循环播放,被刻意调低的音量导致他们的面部表情看起来格外夸张。“这段我都会背了。”二宫眼神轻蔑,眼珠子一转不转,把审判的神情摆在脸面上,塑料勺子有一下没一下拨拉嘴唇,水迹在他唇上闪烁。“你上次也这么说。”声音先人一步,樱井翔掀开了门帘,一团暖黄微光被卷起扑在桌上。他稳稳当当地站着,卷着袖边,灯光把头发照成了沙金色。后面跟着的卷毛提了一袋饮料,易拉罐碰撞发出声音。当他越过...

48

[kk/哨向]濒死之绿 End.

堂本光一在暗沉暮色中驱车前进,像趟过一条烂醉的夕阳河。身份认证成功的尖响过后,森严戒备着的联邦士兵终于别开枪械,放他通行。

高碳钢和合金子弹背后,截然不同的柔软正向上攀升。爬山虎在雨季中贪婪渴饮,长满绒毛的触角爬满了湿润的墙面,呈多角形的叶片葳蕤葱茏,簇拥缠绕像一面窗口挂满了风铃。

这片绿意擦亮了他的眼睛,一些游离的思绪瞬间被牵引出来。无孔不入的藤本植物让他想起大学的某堂解剖课,心脏上脉络纵横,这似乎寓意着什么——脆弱、保护、生命力,不,他想,别强加这些,会把绿色累坏的。

他在玄关处脱鞋,把鞋底蘸满污水的皮鞋放在一条波西米亚毛毯上,风衣按部就班地被脱下。

动作有条不紊,收拾妥当后,他继...

5 14

[相二]迷藏 下(8-12)

服了lof,不挑战您的屏蔽机制了,放外链。

有点肉渣,很柴

8

从副驾驶座透过窗子可以看见车流滚滚。

雪花像白鸽子似的扑棱棱拍打着车窗,所以他索性把它拉开了。寒风呼地冲进来钻进他领口,但雪片只是悠然自在地在小小一方天地里旋转,二宫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它们融化在毛衣下摆,变成一滩冰水。

相叶转过头,看见邻车的司机又点了枝烟,火星在他嘴边挣扎,与冷天做着最后的斗争。在下一个红绿灯处他停下来,一群人挤在一起,交警指手画脚。

走不了了,他想。

一片透明精致的六边晶体沾在二宫扑朔的睫毛上,在茶色的瞳仁里面融化了。他的毛衣纤维上挂满了水珠。像刚蒸完一场桑拿,它已经湿透了。

一段电波过后,二宫...

2 18

[相二]迷藏 中 (5-7)

5

二宫低头把下巴尖藏进灰围巾,嗅到自己脖子窝里有股酒味,仿佛刚才有个醉汉把头埋在那里,留下了宿醉的哈气。这种气味让人产生倦意,好比睡梦正开始发酵。只有疼痛还在维系着他的清醒,尖锐的、确切的疼痛,提线一样拉扯着他的神经。

“好痛………”

彩色玻璃球摇晃着它们体内明艳的灯光,好像一千只明晃晃的复眼,这让他想到了某些夏季的昆虫。当那几个挑事的青年把拳头挥到他面前的时候,这些眼睛调整了焦距,在他面前巨细无靡,同时几千几万倍地进行复制,像冷酷的围观者的眼睛。

他闷哼一声因为肚子吃了几拳,眼前炸开了一片烟火,随后破碎成为更黑灯瞎火的夜空,失去方向感让他不得不踉跄倒向酒吧柜台,彩光在同时流淌到桌面...

13

[相二] 迷藏 上 (1-4)

To my 桃 @桃太郎
请来认领你的沙发……

“几乎人类所有的残忍都具有一种游戏的表象,而多数的游戏中,都埋藏着一种残忍的本质。”

1

春寒料峭。

他不知道怎样才能把乱拆东西的习惯改掉。这台老柯达是他从松本的工作室拿的。至少目前毫无用处。过完二十五岁生日后,他对所有娱乐活动都失去了兴趣。后来他仔细思考了一番,动机在何很难说,也许是天性使然。就像他总拼命往银行存钱来获取安全感一样。

对此,樱井十分诚恳地批判过:费大工夫赚得不义之财,最后这些钱还是会被他亲手送到银行金库里,完全是在做无用功。

虚心接受批评的犯事者闻言认真地想了想,轻松地说,打出生起,我就没相信过别人。

“...

1 15

[竹马无差] 总角之宴

复健 先来发小清新铺垫下( 。)

总角之宴

相叶同他第一次见,场面算不上快活。天很热,大巫师脸上抹的油彩都融化得很斑驳。大典气氛恭肃,只有丝竹声在耳侧靡靡,二宫在香台的帷幕底下半蹲着,因过分弯腰躬背显得吃力,额上冒着一层汗珠。那时,相叶刚刚要去捧祭祀用的香果,瞧见灯下暗绰绰的影子吃了一惊,脚步都顿住了半晌。始作俑者匆匆瞥他一眼,忙拉他到身边一起紧紧靠着,把食指竖到唇前叫他噤声,全然不拘谨,倒像熟识多年的老友。

“你在这里做什么?”相叶压低了声音问。

“躲着么!……外面有什么好玩的?”二宫一笑,山猫一般的狡黠融在琥珀色的眼里,随后又变为协商同恳求了,“你别说出去,好不好?...

5 51

[SJ]PV making ver.18

大概是个小甜饼。

尽管外面还是白天,摄制现场的灯光已被工作人员调暗了一些,黑色背景布在闪光灯的映射下泛着淡淡的绒光。

樱井那边,拍摄已经开始了。

而另一边,二宫懒洋洋地闪到镜头前,打了个招呼,一本正经地解说起来。

“大家好,欢迎来到ARASHI的音乐录影making现场!我是这次的播报员二宫和也,多多关照。”

“嘛,让我们来看一看,现在离我最近的润在休息——”二宫坏笑着,从背后突然拍了拍松本的肩膀。

“喂,你又在搞什么?”

坐在椅子上托着腮的松本抬起了头,双眼瞬间眯成月牙,咧开嘴笑了出来。

“我是润的专业报道记者哦~”

镜头跟着二宫的身子移动,向松本的脸贴近,让他细微的面部表...

4 36

[SJ]Call Your Soulmate

私设多如狗,特别ooc。

Call Your Soulmate

J SIDE A

热咖啡的香气氤氲在空气里,墙上的挂钟时针已经指向了四。松本看着手头尚未处理完的文件,一阵模糊的困意悄悄地爬了上来,开始侵蚀他的神经。
你已经一整天没睡觉啦。
他摇摇晃晃地爬向被窝,放在床头的终端却响了起来。
虽然距离很近,是一勾手就能碰到的程度,但松本还是有些郁闷。如果这个扰人清梦的家伙是他的上司,他真不清楚自己还能忍受多久。
尽管如此,松本还是拿出了自己从业多年的良好涵养:
“もしもし?”
对面传来的是是略显惊讶拖长了的一声“唉——”,随后他听见了一串低低的年轻的笑声,松本几乎想象出对面那家伙笑得肩头耸动的情态了。
真...

104

[SJ/微X2]杀手偏冷

*这个杀手不太冷AU

*杀手翔x润包

*轻微相二

*女装避雷,无车

雨后的东京一尘不染,与其说是洗去脂粉,不如说蒙上了一层新的假象。

夜晚的纸醉金迷,都被藏在了舞女的裙摆下面,那女人脸上谜一样的微笑,纯美又轻灵,像个未更人事的少女。

治安最差的一片街区,也全然不是晚上乌烟瘴气的景象,混混和暴走族在酒吧垂下的门帘内,耷拉着渴睡的眼抽烟,没精打采,懒得再去惹是生非。

只有街边的树和灌木焕发出了生命。天也蓝得毫无心机,像要竭力把这城市变成宣传画里的和谐模板。

高楼大厦前,柏油马路湿淋淋得快要发亮,像面硅做的镜子。明黄的站牌伫立着,守候过往的行人。

在高耸的公路的尽头摇曳出一抹绿影...

3 117
 
1 / 2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